直到過去這兩集越來越精采的劇情,我才發現在很多事情上我被誤導了,而等到我省悟過來發現這都是假象之時,也是這部戲要進入尾聲的時候了,編劇耍這一手實在是太高招了,讓我有點聯想到《愛殺17》的真相拼圖。我一直以為唐軒的內心是複雜的,是在於他雖然很黑暗、但也不缺乏光明面的良知,但是這兩集下來我越來越覺得其實他就是純粹的邪惡,只是他的邪惡本身就是複雜的,是正常人難以理解的;我雖然一早就知道韓瑋只是女配角、女主角一直都是喬雁清,但是直到昨天我才了解,韓瑋這個角色的定位到底在哪裡,才發現過去很多批評的話都是過重的苛責...。

  ~ 逐漸成型的邪惡拼圖

  如果我的看法接近編劇要的事實,那麼唐軒從一開始就沒有「真心愛過」韓瑋,也許曾經有過心動的感覺,因為韓瑋可能是第一個從他的畫作中看到他真面目的人﹝複雜、抽象、黑暗﹞,但是那不是真正的愛情,事實上,唐軒根本不懂愛,他比「有真愛但是用錯方法」的唐浩儀更糟糕,唐浩儀是只把自己的愛擺在喬雁清一個人身上、對其他人沒有愛﹝特別是自己的家人﹞,而唐軒卻是把「愛」當成自己控制周遭人的工具,對他來說,韓瑋、雲姬、甚至Edward都是一樣的,都是被他用愛情控制的棋子,他們只有「新舊」跟「聽話度」的差別,可能對韓瑋還要加上一分家族的恩仇在裡頭,所以更加複雜,但是實質上是一樣的。

  我直到昨天這集我才有被耍的感覺,之前我都以為唐軒對韓瑋的複雜感情之中有「愛」的成分,對她跟對雲姬、Edward的感情「一定不同」,但是昨天這集我才感覺,根本就沒有什麼不同;昨天,韓瑋跟雲姬都問過唐軒一個相同的問題:你愛我嗎?唐軒回答的口吻相似度極高:敷衍的說「我愛你」,然後繼續做自己的事情,繼續搾取身邊人的養分。笨笨韓瑋曾經說過「我感覺得到他愛我啊」,這也是我一開始的感覺:唐軒應該是愛韓瑋的,所以我才會認為之前關於兩人之間的鋪陳太少、唐軒愛韓瑋的說服力不足,但是如果這都是錯覺呢?雲姬也始終認為唐軒是愛她的,所以最後她崩潰了,Edward也認為如果沒有韓瑋、唐軒就不會「變心」﹝預告裡是這樣﹞,所以他最後也發狂了,唐軒就是有這種讓身邊人都「自我感覺良好」地認為他愛的是自己,然後得知真相後就會發瘋的威力,這才是高明啊...。

  唐軒也並不是在得知當年的真相之後才開始變黑的,事實上如果我們仔細回顧過去的情節,就會知道唐軒從一開始就是個腹黑大師; 根據Edward的說法,唐軒早在大學時就已經有「操控他人生死」、然後冷漠看待的能耐,而唐軒也早在成立基金會的同時或之前就已經開始了洗錢的動作,早 在得知真相之前唐軒就企圖吞沒Edward的那幅畫、甚至更多的藝術品,他早早就跟雲姬建立了不可告人的關係,早早就佈置了這枚爺爺身邊的棋子,唐軒原本 就是如此邪惡了,得知當年的真相只不過讓他替自己的邪惡跟黑暗找到最冠冕堂皇的藉口,也一層一層地將他掩飾的美好外衣剝開。唐軒並不是得知真相後「漸漸黑化」,而是從一開始就是黑的,只是美好的外衣好幾層。

  愛情,是唐軒控制他人的工具, 這點肯定是受到唐浩儀的影響,雖然唐浩儀有愛,但是他只把愛擺在雁清身上,對家人沒有愛,所以唐軒也不會有愛,他看到、學習到的就是唐浩儀的強大控制慾望 跟能力,除了雁清一家人之外,唐浩儀把別人、包括唐軒在內都當作棋子,唐軒也是一樣;但是「愛」是人的本能,不可能說沒有就沒有,沒感受過愛更不在乎愛之美好的唐軒就把「愛」當做了工具,「他缺乏愛所以渴望愛」是唐軒的第一層偽裝,女人都是有母性的,雲姬認為自己是唐軒的依靠,韓瑋認為自己可以救贖唐軒,都是一樣意思,他們都是被愛情控制的棋子...。

  愛好藝術,可能也是唐軒的偽裝,他有著藝術天份無誤,但是藝術恐怕也是他的工具,他愛好的不是「藝術」,而是愛好「藝術帶來的利益」。在藝術這塊,他有天賦可以獲得龐大的利益,同時又能夠獨立於爺爺的控制之外,是他奪取唐浩儀所擁有一切的「創業根基」,因為唐浩儀在這方面不在行;同時,也是他美化自己、讓自己更有深度與氣質的外衣,雲姬、韓瑋跟Edward都跟藝術有關,我們不也多少因為唐軒的藝術家氣質而覺得他有美好的一面嗎?

 ~ 邪惡與美好,60年前四角糾葛下的果實

  我之前一直認為現代年輕輩的劇情雖然不是主軸﹝主軸始終是那條從1948年延伸下來的劇情﹞,但也是跟主軸並行的副線,所以我們會認為韓瑋這個角色缺乏深度、以及她跟唐軒之間感情的鋪陳過少,但是,如果根本就不需要鋪陳呢?對,我這兩天我才開始覺得我被編劇誤導了,就因為君竹跟佑威都是一人分飾兩角,並不代表他們在兩段戲碼中的地位是相同的。如果韓瑋跟唐軒並不是喬雁清跟唐浩儀的歷史重演,如果唐軒對韓瑋根本就沒有真愛,那為什麼需要鋪陳?不是缺乏、是沒有必要!如果韓瑋的角色定位本來就不是要像喬雁清那樣成為現代年輕輩的「劇情核心」,那她當然也不需要具備主角等級的深度,她就是單純的配角綠葉,如此而已。

  韓瑋在這部戲的定位其實有更深的涵義,男女愛戀只是插曲﹝或稱噱頭﹞、甚至是配合唐軒所製造出的煙霧。在所有知道60年前往事的人裡頭﹝老一輩四人加上唐軒是其他知情者﹞韓瑋是唯一能超然扮演旁觀者的人,她是各個場景固定的配角,她代表著觀眾的角度,我們這些觀眾都是從韓瑋的角度去看當年的回憶的;同時,韓瑋也扮演著受害者的部份,她跟同樣是第三代、同樣知情的唐軒是相對的,但是基於生長環境的不同、得知的真相部分的不同,也就是受到往事影響的層面不同,導致韓瑋跟唐軒幾乎在每個面向都是相對立的,這才是最重要的定位。現代年輕輩不是跟主軸並行的副線,而是從那條主軸延伸下來的副線,反映著上代的恩怨糾葛,會對後代造成多嚴重的影響,韓瑋跟唐軒這兩個第三代同時代表著60年前恩怨情仇所產生的果實,只是是完全相反的成果:

  唐軒是60年前往事的「受害人」之一,他跟他的父母、以及祖母焦敏大小姐,都是受害人,因為唐浩儀把所有的一切、目光、感情全部都擺在喬雁清身上,甚至喬雁清的家人身上,導致唐浩儀自己的家中沒有愛,唐軒就是在這種環境下產生的惡魔

  韓瑋則是60年前往事的「受益人」,是雁清跟祖光相互依賴的親情下的第三代結晶,韓瑋有著比一般人都更美好的家庭,家中三代同堂、她是唯一的掌上明珠,有爺爺奶奶、爸爸媽媽、還外掛一個唐浩儀的呵護,如果唐軒是惡魔,韓瑋就是天使吧!

  這兩人不但生長環境完全相對立,連日後得知的往事部分都是不同的,唐軒得知的往事是爺爺唐浩儀始終只愛著喬雁清、甚至被愛沖昏了頭而對她硬來,但是卻對自己的家人不屑一顧、絲毫沒有愛,唐軒得到的資訊可以說是往事中最為不堪的一面。韓瑋呢?她知道的卻是美好的、動人的,雁清與林鄉之間才子佳人、美麗卻遺憾的愛戀。

   先天生長環境極端不同、甚至後天灌溉的養分也天差地遠,一邊造就出了喜歡控制一切、極為腹黑的惡魔唐軒,另一邊在最完整保護下成長的韓瑋則成了不斷被唐 軒傷害的受害人,一邊得知往事之後將往事作為自己一切邪惡的藉口,甚至是痛苦的根源,另一邊則是深受往事感動、卻也只是把往事當做床邊故事看待、不放在心 上的無憂無慮,還真是有夠相對的,但是韓瑋跟唐軒相對的還不只如此!

  韓瑋跟唐軒有一點相似的,就是他們都是從國外的藝術學校深造回來的「藝術家」,但是韓瑋是真心的愛藝術,唐軒卻只是把藝術當作他控制一切的工具,完全兩回事。

  即使跟唐浩儀相比,唐軒的控制慾望都是有過之而無不及但韓瑋卻是個被動的人,特別是在愛情上,唐軒是絕對主導者甚至加害者韓瑋卻是搖擺不定的受害者

  唐軒把愛情當做手段、控制他人和爭取麵包的手段韓瑋則是願為愛付出一切

  唐軒不相信任何人、非常負面韓瑋則是很容易相信人,很單純地看到每個人的好

  最後,在不同的生長環境之下,唐軒成了即使在現今世界都是超乎想像的心思複雜難測、甚至到神經病等級的梟雄人物;韓瑋則成了很活潑大方、卻也很平凡、隨處可見的一般女孩子

  複雜單純無情深情腹黑善良冷酷熱血心機天真主動被動...。

  嘖,還真是光明與黑暗面的對比,為什麼之前都沒看到這兩人是如此相對呢...囧。

SPKO 天道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