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代劇的主副線劃分通常是不同於一般戲劇的,看一般的劇,觀眾通常只要簡單的將演員的名字帶入男女主角的頭銜中即可,但是時代劇不同,通常該冠上男女主角頭銜的並不是演員,而是「劇中的角色」,像是著名的日劇《阿信》,有人會說田中裕子﹝年輕至中年﹞或乙羽信子﹝老年﹞是女主角嗎?不會,女主角就是「阿信」,這就是時代劇。

  《我在1949,等你》的女主角則是喬雁清,從年輕到老,她就是這部戲的主軸,而不管是飾演年輕時期的戴君竹,還是飾演老年時期的沈海蓉,都只是「喬雁清」這個戲劇個體的一部份,而因為這角色跨越兩個時代,由兩個演員努力共同撐起,完美的劇情鋪陳跟人格塑造,讓喬雁清這個角色極為扎實、極具魅力,一個能讓三個男人愛她愛了一輩子的女人,並且讓觀眾都認為這是理所當然的,這女主角之扎實不言而喻。

 ~ 貫穿時代劇的女主角,能不如此扎實嗎?

   1949的前六集,喬雁清不但是女主角、也是女配角,君竹負責的小喬雁清大概佔了前六集的七成戲份,海蓉姊的老喬雁清則是穿插其中,並且引爆了本戲現代 篇的第一次高潮:跟林思清的相逢;而在1949的後半,老喬雁清目前大約有六成的戲份,韓瑋佔了四成,之後可能會隨著唐軒的戲份而逐漸增加,但是喬雁清依 舊是貫穿整部戲的主軸。海蓉姊的演技爆發力自然不必多說,但是喬雁清這角色的基礎卻是由回憶中的君竹所打下的,那個溫婉清秀、聰慧迷人、又有點孤芳自賞的倩影不斷地在觀眾心中留下深刻的印象,之後在現代篇中,不管是雁清跟林思清的相逢、還是別離,觀眾都會自動在腦中補完當年那動人的畫面。

  喬雁清是極為立體的角色,她溫柔和善、但是卻很有原則,看似柔弱但內心堅強,她為林鄉的才華、正義感跟異鄉人的陌生感所吸引,林鄉也在第一眼就愛上了她,就當他用手中的相機捕捉到了雁清的丰采時,但這段才子佳人的相戀卻因為時代與人為的殘酷被迫畫上句號,該上船的沒能上船,不該離開的卻離開了。雁清到了台灣,到了她丈夫的故鄉,卻為丈夫的家人所不容,她無依無靠,最為熟悉的唐浩儀她卻避之唯恐不及,絲毫不願再跟這位曾經親如兄妹、卻因一己的非分之想將其矇騙的人有絲毫瓜葛,唯一能依靠的只有他,那位在她碰到困難時,路見不平且老實可親的韓祖光

  在失去了一切後,雁清兩度選擇殉情,是這位韓大哥阻止了她,在她臥病在床、人生最黑暗的時候,也是這位韓大哥不眠不休、甚至賣血來治療他、照顧她,如果天注定她必須為了林鄉而活,那麼祖光就是上天派來給雁清遮風擋雨的屋頂,她只能相信祖光、依靠祖光;兩個都遠離家鄉、失去親人的天涯淪落人,在辛苦平凡的生活中互相照顧、尋找可貴的幸福,對雁清來說,這份感情也許不像她跟林鄉之間的刻骨銘心,但是卻是溫馨穩定,而且這一次,這份感情應該可以長久。

   但是那一晚,卻成了雁清一生抹不掉的陰霾,洞房花燭夜理應溫馨甜蜜,但卻成了唐浩儀惡魔的舞台,即使他及時收手、侵犯未遂,對於雁清來說,精神上的傷害 卻是一樣的,唐浩儀的形象也已全毀;如果沒有當晚的失去理性,如果唐浩儀能如他自己所說的、祝福雁清的婚姻,也許唐浩儀還能在雁清心中重拾「唐大哥」的好 印象,只可惜妒火與自尊衝破了唐浩儀的理智,當林鄉成了雁清無可取代的摯愛,祖光得到與雁清相守一生的親情,唐浩儀只能看見雁清眼中無盡的恨意...。

   幾十年後的雁清,可能是因為經歷,比起當年少了一點溫柔、多了一點固執,她比當年更老於世故、卻也更為尖銳,碰到與內心陰霾相關之事時少了一分容忍,多 了一分火氣,當然,還是無損她溫婉高雅的氣質,跟祖光數十年的感情更是深厚,但是當她當年刻意隱瞞、不願回想的往事一件一件地無意、或人為地被攤開在陽光 之下時,雁清還能維持她跟祖光的感情嗎?

  如果喬雁清跟唐浩儀都不會說出當晚的事情,那麼唐軒就成了唯一會說出這秘密的人,這應該很多人都猜到了,因為唐軒的復仇對象,就是他認為自己跟父親始終沒被爺爺放在心上、只被當作棋子的罪魁禍首:愛美人不愛家庭的唐浩儀,和始終佔據了爺爺目光跟愛意的喬雁清,所以58年前的秘密,就成了唐軒的武器。之後他也許還有其他的方式,傷害韓瑋也是手段之一,而當那比當年更黑暗的惡魔來復仇時,雁清跟唐浩儀可能會被迫站在同一陣線,她會終於原諒那位時日無多、心中只剩下內咎和低姿態的愛意的老人嗎?

 ~ 身為惡魔唯一的破綻、可以這麼平凡嗎?

  以之前1949劇組在劇本上的鋪陳、看他們在女主角喬雁清身上下的工夫,看到即使篇幅都僅是相對多數而非絕對多數的林鄉、韓祖光、唐浩儀都各具特色、令人印象深刻,再看到本戲第一男主角、大概也是頭號反派的唐軒被塑造地如此矛盾、衝突、晦暗更讓人不寒而慄,實在很難想像劇組會出現這麼大的缺憾:

  如果韓瑋是救贖惡魔唐軒的那個人,是唐軒唯一的破綻,那她怎會如此平凡?

  Edward說唐軒不懂愛,善於利用自己迷人的魅力,去控制別人的情緒,勒索別人的情感,讓人永遠捉摸不定,一個如此了解自己能力跟他人情感的惡魔,如果他真的愛上了一個人、出現了破綻,那個人是不是應該要有著不同於他人的獨特魅力?不然怎麼能成為唐軒這惡魔的破綻呢?舉例來說,喬雁清能夠讓三個男人愛她愛了一輩子,就因為她有著不同凡響的吸引力吧!

  但是理應要成為解答的韓瑋卻是一個平凡的女孩,不錯,她活潑率真、熱情外向、有點任性、對藝術有著出色的洞察力,雖然應該在國外讀書留學多年﹝她連阿給都不知道﹞而少了點拘謹矜持﹝她絕非唐浩儀說的,個性跟喬雁清一樣﹞,但畢竟是家中的掌上明珠、備受寵愛保護之下所以多少有點涉世未深,這樣子的角色,其實並不是沒有可發揮的空間的,她可以有自己的特色,去成為那唯一能讓唐軒心動的人,但是感覺上,編劇似乎忽略了去幫韓瑋這個雖然是頭號女配角、但卻是關鍵角色的配角做更合理的鋪陳、去打造屬於韓瑋的特色,導致她缺乏特色跟吸引力,更嚴重影響現代劇情的「說服力」。

  如果韓瑋缺乏特色,卻會讓唐軒愛上她,讓韓瑋成為「救贖惡魔化唐軒靈魂」的唯一破綻,那這件事情就變得缺乏說服力;喬雁清不會有這個問題,因為這個角色極為立體,讓三個男人愛她愛了一輩子觀眾都會認為是理所當然的,但是唐軒在設定上是一個「不懂愛」的人,冷漠無情,韓瑋不需要是喬雁清的復刻版,但是她必須有她獨特的魅力去吸引到唐軒,當然也吸引到李文雄,只可惜編劇好像把心力全部放在將女主角喬雁清打造得盡善盡美,女配角韓瑋的部分卻草草帶過,太多無謂的遊玩、晃蕩、吃飯、很吃浪漫這套,除了讓觀眾覺得韓瑋這個角色很平凡、很好追、就是一個涉世未深的小女孩之外不會有第二種可能。

  劇情鋪陳上,韓瑋太早、也太容易被唐軒吸引,太像是她單方面愛戀唐軒,而唐軒卻只把她當作任務甚至玩物,劇情太欠缺他們兩人相處、相知的劇情,反而太多韓瑋跟文雄不必要的「放鬆」劇情,她根本還沒受到傷害,並不需要避風港啊!這導致情場老手的唐軒很了解韓瑋,因為韓瑋很好捉摸,但是韓瑋不夠了解唐軒,同時因為缺乏相處鋪陳的劇情,我們根本就看不出來韓瑋到底哪裡吸引到了唐軒;如果編劇多寫一點讓韓瑋在唐軒家畫室中看見唐軒筆下心理的那種戲﹝就是緊接出現飢渴半親熱戲的那段﹞讓她成為唐軒唯一的知心人,她成為救贖唐軒的唯一解答才有說服力。

  而且事實上,1949前八集中並不缺乏鋪陳這方面劇情的機會,在上海、在台北、甚至在泰國,唐軒跟韓瑋都有多次進出藝術展、畫廊的機會,這根本也是這條年輕線的主要場景,藉由藝術欣賞,甚至鑑賞時兩人觀念的異同,可以透露出唐軒面具底下的蛛絲馬跡,兩人藉此建立起心靈橋樑,讓韓瑋真的成為「看到真實的眼睛」,之後唐軒的惡魔化才能有解藥,但是這部分都沒怎麼寫,有一場唐軒帶韓瑋去看畫展的戲,進去不到一分鐘兩人又手拉手跑出來了,那一段就完全不知道編劇是要表達什麼,卻是應該可以好好發揮的。

  並不是說韓瑋這個角色寫得差或是不合情理,上面那些個性任何一項都是隨處可見的,但就因為如此,韓瑋這個角色就顯得「太平凡」,一個要成為惡魔破綻的人是不應該這麼平凡的;反而,韓瑋跟文雄的「避風港」劇情顯得太早也太多了,偏偏這部份劇情有時候又太過浮誇刻意﹝像是在海邊新娘抱、在飯店門口玩老背少、還有天涯海角那段﹞,這變得韓瑋不但缺乏吸引唐軒的說服力﹝因為她跟文雄和跟唐軒相處的時間幾乎差不多﹞,更多了「搖擺於兩男之間」的負面形象,角色形象完全的模糊。

  如果說是放在普通的偶像劇裡面也就算了,偏偏在這部戲中八成以上都是極具特色,偏偏她應當是手握現代戲最後發展的關鍵人物,偏偏她還是被放在塑造超級完整的女主角喬雁清旁邊,更糟糕的,是這個女主角還是由同一個演員塑造出來的,而且還詮釋得很好!當場直接比較,落差更大...囧。

  藉由許多劇情的鋪陳讓韓瑋去了解唐軒的劇情是讓觀眾認同「韓瑋是唐軒的解答」必須要做的事情,而不是像現在這樣,看起來只剩下唐軒自己省悟、立地成佛才是最合理的結局,因為誰都不認為平凡小女孩韓瑋有那個說服力,偏偏劇情似乎就是要這樣硬寫下去,硬寫說唐軒就是愛韓瑋,愛情是莫名奇妙的一種衝動是吧?雖然這句話也並沒有錯啦!但是唐軒並不平凡,韓瑋就不該平凡的。要再鋪他跟韓瑋之間和平地也漸進式地了解對方已經太遲了,因為誰都不知道這一刻的唐軒心裡在想什麼...。

SPKO 天道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