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說前四集是陳述那深埋了60年的秘密,將林鄉與雁清的甜蜜卻遺憾的戀歌呈現給觀眾,將所有一同觀看、一同落淚的觀眾捲入這感情大漩渦中,那昨天這一集就是到了收尾的時候了,到了今天這集應該就會將回憶的部分劃下句點。

  因為收尾總是千頭萬緒的,難免會比較雜亂一點,加上昨天這集的回憶部分不同於前四集,幾乎可說是三線並進:唐家、上海跟桃園,有些剪接的部分確實是不如前四集流暢﹝那真的是很順的在現代跟回憶中切換﹞,也可能是因為要交代的事情太多、特別是雁清跟祖光能結為連理的條件都交待完畢,就會讓人感到資訊太多太擠了,好像一段的感情還沒完全收完,馬上又切到下一段,其實今天這集絕對是可以將結構鋪陳地鬆散一點,甚至弄成兩集都不嫌多的﹝在時下每部戲都在比鬆散的現在,真沒想到我會有說這話的一天啊!XD﹞,這部份是有點可惜的。

  還有就是因為回憶中三線並進的關係,三條線的切換確實要比單純現代跟回憶切換要困難的,而且劇情跳來跳去也確實會讓觀眾有些許錯愕的感覺,如果能在適當的點安插現代的鏡頭,即使只是兩三句台詞,都能有緩衝的效果,所以還是那句話:結構是可以鬆散點,不需要真的做到這麼緊湊...。

  撇開畫面切換的部份,劇情上這集還是一如以往的精采,而且我覺得三線並進的設定是有比單純交代劇情更深的涵義在裡頭,因為這一集很巧的,回憶中三條線四個主人翁不約而同都失去了自己的「根」:唐浩儀失去了父親唐非、甚至也失去了家中大部分的資產;林鄉被封鎖在海峽對岸回不了家、更失去了摯愛;雁清比林鄉更慘,林鄉是見不著面,雁清是認為丈夫跟父親都去世了,還不為婆家所接納;祖光則是得知弟弟的惡耗。時代的悲歌,四個人都成了失根的蘭花、更是漂泊在異鄉。

  而所謂「個性決定命運」,四個都失了根的主人翁漂泊異鄉,失去什麼總會得到什麼,而他們的個性就決定了他們的命運:控制慾望強、而且已經黑化的唐浩儀被時勢所逼,等於可以說是「出賣」了自己的婚姻,得到了焦敏大小姐以及資金權勢的支援;責任感超強的林鄉擔起了照顧喬老爹的重擔,同時也為了堅守自己的「一輩子等著妳」的承諾﹝當然也是因為他根本就回不去﹞,帶著喬老爹定居在新月照相館;三度企圖自殺殉情而未果、卻被祖光悉心呵護所感動的雁清,跟雖然非親非故也無非分之想、卻義不容辭照顧著雁清的祖光相互依賴﹝當然還有小馬跟興化兩個好朋友﹞,而這也就是他們的未來了:唐浩儀得到了權勢地位,林鄉始終扛著一份責任,而雁清跟祖光得到了相互依靠的彼此...。

  昨天這集大概有七成是在交代雁清跟祖光患難見真情、平淡中找幸福的生活,跟林鄉與雁清之間的如知己般相知相守的甜蜜不同,雁清跟祖光更多的是平實且單純的滿足感,像是祖光想辦法做了兩個蟹殼黃想逗雁清開心那段,沒有甜言蜜語、沒有激情浪漫,就是很質樸的付出、看到久違的家鄉美食的喜悅、以及又一次的感動,當然啦!還有「啃」到失敗蟹殼黃的有趣,那段讓我想到我高中時家政課,要做開口笑卻把鹽當做糖,不但開口笑沒開口、還搞得比高爾夫球還硬的糗事...。XD

  要說昨天最感人的一段﹝或者該說最悲慘的一段﹞,莫過一開頭雁清好不容易找到台南林家,卻看到林鄉的牌位然後昏倒,並且在床榻上確認了林鄉死訊的痛哭,緊接著卻又被裝壞人的婆婆美秀姊趕出門去的悽慘畫面,那個長鏡頭拉得實在太漂亮了,而且君竹的肢體動作做得超讚,她根本還不用痛哭我就已經鼻酸了。不過那一段最催淚的,還是那位可能整部戲只有這麼一小小段戲份的美秀姊坐在板凳上的感嘆,那一段美秀姊演得太讚了,最後「無緣的媳婦」的感嘆更是完美詮釋啊!

  雖然之前已經罵過了,但是現在還是忍不住想再罵一次,林鄉你到底算是聰明還是笨啊!我覺得他一直以來都把「唐浩儀」跟「唐家」當作是兩件事情看,沒有船票會想到的就是去拜託唐浩儀﹝雖然一開始他好像很聰明是拒絕這樣做的,第一次去求船票的是雁清﹞,但是手上有唐浩儀給的船票卻還想去揭發唐家不可告人的黑幕;就算不知道自己被打暈丟下海是跟唐浩儀有關,那也該知道是跟唐家有關吧!他卻還是對唐浩儀沒有什麼懷疑,那也就不能怪唐浩儀進一步變黑了...。﹝其實我忽然想到,為什麼雁清當初沒想過去找好朋友儲艷玲問船票?唐家能屯米、儲家也能屯布,勢力也不小吧....不過如果這樣編,唐浩儀哪有機會拆散鴛鴦呢...XD﹞

  昨天這集真的讓本來就很黑的唐浩儀黑到發亮啊!原本他是60年前拆散林鄉雁清的元兇就已經夠黑了,但是這件事情天知地知他知我們知,雁清不知道就無所謂,昨天林思清一揭露那個秘密:從1989年改革開放後他寄了足足一年的信給唐浩儀!就這件事情就足夠讓雁清奶奶從「隱忍不發」變成「火山爆發」啊!因為這就代表唐浩儀早在20年前就知道林鄉的下落、更知道他還活著...。

  今天應該就會把回憶篇收得差不多了,我們今天應該也會喝到喜酒﹝XD﹞,並且看到陰魂不散的唐浩儀再一次的受挫,然後接下來應該就會都是屬於現代的劇情了,最讓我感興趣的其實還不是唐軒、韓瑋跟文雄這部份,反而是雁清跟祖光這對老夫老妻之間會因為林思清的存在而受到什麼波動, 我本來以為祖光是會知道雁清心中一直有一個人、甚至可能早知道林鄉的存在,沒想到雁清竟然從頭到尾沒有對祖光提過,去台南是去找「朋友」而非「婆家」,沒 提過自己在上海已訂有婚約更已有夫妻之實,當然雁清認為那個良人已經不在世上,不可免地想替自己未來的幸福保留退路,但是她即使是病中也從未夢囈出「林 鄉」兩個字﹝這不是連續劇最愛用的老梗嗎﹞簡直是守口如瓶到極點啊...。XD

SPKO 天道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